关闭登录微信群
用户名/邮箱:š
   
密 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注册

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学堂 >

投资者和舆论界开始质疑愿景基金给与初创企业巨额估值的投资模式

摘要 孙正毅曾经很欣赏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伊曼。但最近,是亚当·诺伊曼(Ada...

孙正毅曾经很欣赏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伊曼。但最近,是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公司让孙正义痛苦不堪。我们工作,一个共享的办公室,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已经损失了80%的价值,这使得它的主要投资者软银出现了自创业以来最大的季度运营赤字。

*孙正义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他高估了Wework和Adam Neumann

软银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个季度

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上周发布了2020财年(2019 / 4-2020 / 3)中期报告,显示该公司正在经历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

今年4月至9月的半年度,软银集团出现了155亿日元(约合1.4亿美元)的运营赤字,这是软银集团15年来首次在中国出现亏损。

其中,从7月到9月,vision fund业务的营业赤字为9702亿日元(约合89亿美元),是vision fund自2017年成立以来的第一个亏损季度。

这导致软银集团在今年7月至9月的总运营赤字达到7044亿日元(约合64亿美元),是软银自1981年成立以来财务表现最差的一个季度。

软银集团长期以来的黑话记录已经被打破,从7月到9月的运营亏损达到7044亿日元,约合64亿美元(图表来源:外国媒体)

软银集团在公司声明中提到,造成营业收入赤字的主要原因是Wework估值下降,vision基金大举投资的目标,以及Uber市场公允价值的贬值。

Wework上市前的市值曾达到480亿美元,但今年8月15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却暴露了该公司的巨额亏损。投资者对共享办公的重资产模式的盈利能力提出质疑,并对其持有的股份持负面态度,使得Wework的价值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下跌了80%以上,目前仅为75亿美元左右。

优步的估值一度高达1200亿美元,但在5月份上市后,其股价不断下跌,目前市值不足500亿美元。其每股27美元的股价低于vision fund每股36美元的持有成本,使得vision fund的账面价值下降。

除了Wework的IPO失败外,由vision基金投资的明星公司,如Uber、slack和guardian health的股价在最近一个季度也出现了暴跌(图表来源:外国媒体)

与暂时性减值相比,长期影响是投资者和舆论对vision基金的大规模投资模式产生质疑。

硅谷资深投资者基思•拉布伊斯(Keith rabois)认为,持续向持续亏损的商业模式输送资金不是一种明智的投资方法。

日本互联网大亨堀贵文(活力门的创始人和前总裁)批评vision基金本质上是“敲锣打鼓,传递鲜花”,通过没有底线的巨额投资来提升初创企业的估值,然后通过IPO来“切韭菜”。

华尔街媒体称,孙正义应该放慢脚步。愿景基金给予大量投资初创企业在很短的时间内,迫使企业的估值上升,现在二级市场估值不认可的一些更激进的观点甚至认为太阳正意的软白银帝国将在未来如果爆炸摧毁了Wework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日本媒体甚至开始讨论软银未来因投资失败而“失败”的可能性

然而,太阳正意希望市场将作为Wework爆炸的一集,和他的投资策略不会停止在11月的会议上,太阳正意投资Wework的承认自己的错误,但他仍表示,他将继续推出1000亿美元的“视觉基金二期”。孙正义强调,我们“通过信息革命造福世界”的理念和战略不会因为这一事件而改变。

基于投资的发展战略已经成为软银的DNA

孙正义提到的战略是软银目前的DNA。视觉基金的基本逻辑是“组策略”,通过投资企业负责人在各种新领域,形成一个联盟的优秀企业,我们可以确保有高速增长分联盟组织在历史上的每个阶段,以继续生活的整个组织,也就是说,软银集团。


Copyright © 极速赛车微信群 版权所有.

客服咨询 广告合作 咨询热线

扫一扫立即体验